Artifact玩家一月锐减十倍:难上手,还不好看

记者 | 郑超前

Artifact已经上线一个月了,但这款V社耗时五年开发的卡牌大作却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迅速“凉了”。根据SteamDB统计的数据,Artifact每日玩家数量自公测以来与日俱减,目前已从巅峰时期的6万人跌落至6000人。

Artifact玩家人数与日俱减

在Steam商店的评测页面,Artifact在全球范围内仅仅获得了“褒贬不一”的评价,而在国内的评价更是多半差评。尽管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游戏降价导致了大量预购玩家的不满,但这个成绩对比V社旗下另外两款作品《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和Dota2的“特别好评”确实有些差劲了。

拉不到Dota2玩家,游戏又太难

Artifact是一款融合了Dota2故事背景的集换式卡牌游戏,这是一种较为常见的IP延续模式,至今依旧很火的《炉石传说》也是这个套路。不同的是,《炉石传说》确实留住了《魔兽世界》的老玩家,但几乎没有Dota2玩家会去玩Artifact。

事实上,Dota2玩家确实是第一批支持Artifact的人群,V社在第八届Dota2国际邀请赛上公布Artifact也确实引起了许多“死忠粉”的欢呼,但MOBA和TCG毕竟是两种不同的游戏类型,即便Artifact在玩法和背景上都能看到Dota2的影子,也无法改变这是两款游戏的事实。许多Dota2玩家根本就不喜欢玩卡牌游戏,他们最多也就是购买游戏略表心意。

当然,Dota2玩家玩不玩和Artifact火不火基本没什么关系,超高的上手难度才是这款游戏凉掉的关键。

界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几名最初涌入Artifact的Dota2玩家,他们都表示这款游戏上手太难了,而且太费时间,尝试了几局就放弃了。他们连玩Dota2的时间都没有,怎么可能再花心思去学习一款策略性极强的卡牌构筑游戏,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去打几局Dota2。目前,Artifact一局游戏的时长大约在20-30分钟左右。如果游戏双方都是新手玩家,那对局时间可能还会更长。

从《炉石传说》转战Artifact的职业选手白泽告诉界面新闻记者,Artifact在策略性和各种维度上都比《炉石传说》高很多,她只需要2-3天就完全研究明白了《炉石传说》,但Artifact却消耗了她大约一周的时间。职业玩家尚且如此,更何况普通玩家。

《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和Dota2这三款MOBA游戏“王朝更替”的历史早就证明了一个事实——大部分玩家更喜欢简单易懂、上手迅速的游戏。在娱乐当道的年代,Artifact注定只能吸引深度硬核玩家,成为Dota2之后的又一款小众游戏。

直播不好看,游戏还需完善

当然,Artifact在竞技性上绝对称得上电竞游戏,V社甚至在游戏尚未公测的时候就已经举办职业赛事了,但真的不好看。

Artifact好汉杯赛事

看看这个比赛画面,无论是Dota2还是《炉石传说》玩家,全场都是处于一脸懵的状态,能看懂的应该只有Artifact现有玩家了。即便玩家能够看懂,卡牌游戏的观赏性也是一直为人诟病的地方,赛场上不会出现MOBA游戏的华丽场面或是FPS游戏的步步惊心,这种既不紧张也不刺激的直播内容,除了热衷于技术的玩家应该没多少人会愿意看了。

截至目前,斗鱼和虎牙两个直播平台人气最高的Artifact主播也只有几千名粉丝,少数主播人气过万也基本都是来自其之前直播的《炉石传说》等游戏,在线主播人数加起来也不超过50人,甚至远远少于《炉石传说》这个同类卡牌游戏。

图片来源:虎牙直播平台

目前这种现状下,白泽认为,Artifact后续的发展还需要依赖游戏系统的完善,比如她最期待的观战系统和天梯系统。“这么竞技的游戏,(怎么能)号称是休闲。”白泽无奈的说道,“我打一把(游戏)半个多小时,费尽脑汁难道是为了来和对面交朋友的吗?”

在Artifact中,玩家在对局中获得胜利不会获得任何卡牌和金币的奖励,如果连天梯系统和观战系统都没有,那他们在游戏中获胜取得的正向反馈几乎等于没有。对于一款强竞技性的游戏而言,玩家赢了和输了一样没什么感觉,那他们对这款游戏基本也没什么感觉了。

职业选手看好,但赛事前途未卜

不过,深度的策略玩法还是吸引了许多职业选手从《炉石传说》转型成为了Artifact职业选手,比如RNG战队的白泽、KG战队的Jasonzhou等。EHOME、VP等战队也纷纷成立了自己的Artifact分部。

白泽表示,Artifact对选手能力上限的要求比《炉石传说》要高许多,这也是这些职业选手转型的原因。“炉石选手的天花板很低,大家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达到(职业选手的)水平线,就算够不到也可以跟人拼运气。”她说道。

在Artifact中,普通玩家想要成为职业选手的及格线提高了非常多,职业选手的实力将不再受制于运气,即便出现了意外,也可以通过操作进行弥补,不会对局势造成无法弥补的影响。随着不同玩家对游戏理解程度的加深,“未来1-2年,优秀选手的实力差距会比较明显。”白泽补充说道。

游戏沦为小众并没有出乎白泽的意料,但她希望这款游戏能够像Dota2一样形成良好的小众圈子和赛事体系。不过,缺乏观众却成为了Artifact赛事最大的难题。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近期由ImbaTV举办的Artifact好汉杯赛事在斗鱼关注人数仅仅只有1388人,同一时间的Dota2好汉杯关注人数则达到了43.5万人。这个数字甚至远远低于玩家们的在线人数,他们甚至都不愿意看这些赛事。

在Artifact玩家数量不断减少的情况下,看得懂比赛的观众也只会变得越来越少。即便V社想要号称弃坑的云玩家参与赛事,但Artifact连火爆都不曾有过,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云玩家。

尽管有消息称V社将在2019年第一季度将推出奖金高达百万的Artifact锦标赛,但如果连观众都没有了,V社真的还能坚持把比赛办下去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